您好,这里萧桐。现在暂时弧。五月回来。学生党,年纪不是很大,还在履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周弧还请谅解。周五上午信息技术课不定时诈尸。周六日回来浪。主混全职,吃喻受,杂食。最雷喻攻。看过魔道,沉迷云梦双杰。混全职魔道语c,有主c喻文州索克萨尔,其他亦可。
世界很大,相逢即缘。来坐坐?

#周喻#药片

    小周十六岁生日快乐!!!私设我们未来的枪王不喜欢苦的东西qwq谁让S市烧什么都要放糖呢。

一个不怎么心脏的喻和一个有些心脏的周互相暗恋的校园故事√日常短小√

等等我这个傻子居然之前放的是草稿???    ————————————————————

     周泽楷感冒了。在这个早晚温差大于五度小于十度的城市。早上裹着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出门,等到了体育课便只剩了那么个两三件。出了汗,又穿的少,冷风又一吹。

     感冒了。

     但他还是要学习的。或者说,还是必须要学习的。

     于是,喻文州便看到了一早就趴在桌上无精打闭目养神的周泽楷。和周泽楷作为同桌朝夕相处喻文州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惊讶的,毕竟周泽楷一年里生病的次数着实屈指可数。

     可喻文州多聪明细致一个人?三两下便给猜出了原因。同桌昨天还精神着,特别是体育课那会儿,打球打得多起劲?起劲的大冬天只穿两三件衣服。不感冒?那是不可能的。

     喻文州开始无奈了。

     周泽楷长得无话可说,R中出了名的耐看,成绩又好。就是闷一点也到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这照顾自己这方面吧……谅是喻文州都不知道怎么评价。

     喻文州又看了看周泽楷。看这样子,准是没吃感冒药。周泽楷不喜欢吃药,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四个字:

      “苦的,难吃。”

     喻文州开始头疼了。

    作为同桌,就这么放着周泽楷不管有些说不过;但是要让一个不爱吃药的人自己去乖乖吃药……关系又不是特别亲密,对,那种亲密,说多了总是不好的。

     虽然喻文州的确很想和周泽楷有亲密的关系。

     喻文州愈来愈头疼了。

     周泽楷此时睁开了眼睛,对着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药片犯难。

     都看到人拿出来了,总得意思意思劝劝。是吧。

     喻文州秉持中国好同桌对同桌应有的关心,还是有些纠结的说出了声。

     “小周……感冒了,吃药会快些好,嗯……所以……吃药好不好?”

      喻文州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词穷。

     哪知周泽楷慢悠悠地把头转向了喻文州这一侧,把药片塞到他有些不自然的手上。还附赠了一个喻文州式微笑。

     ”文州喂,好不好?“

      喻文州不仅头疼,而且懵逼。

      哪知周泽楷蓦地拉过喻文州的右手,蜻蜓点水般在喻文州手背上落下一个吻。喻文州下意识想要抽离,但对上周泽楷的双目后,喻文州便怔住了。

     真诚、真心、毫无杂质。

     喻文州微微闭眼,试探性地俯下身,撩起人额前有些稍长的刘海,回报似的朝前额吻下去。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跳骤然加速,呼吸都有些紧,小心翼翼的,生怕伤着周泽楷似的。

     在吻上去的一刹那,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幻听了一般。

     他听见周泽楷说,“文州,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21)

© 授桐以渔不如授桐以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