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里萧桐。现在暂时弧。五月回来。学生党,年纪不是很大,还在履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周弧还请谅解。周五上午信息技术课不定时诈尸。周六日回来浪。主混全职,吃喻受,杂食。最雷喻攻。看过魔道,沉迷云梦双杰。混全职魔道语c,有主c喻文州索克萨尔,其他亦可。
世界很大,相逢即缘。来坐坐?

【周喻】棉花糖

信息技术课被同学威胁的短小产物。:)文笔bad。:)
   ——————————

 喻文州此人,煞是耐看。

    撇开早已被粉丝传了千万遍的”温文尔雅““君子如喻”一类的形容词,单单就看那生的白净的脸,就不知圈了多少粉。用周泽楷的感觉来描述一下,便是”眼角眉梢一牵一笑,都足以勾了他的魂去。“

     可喻文州偏偏还没这种自觉。

     周泽楷看着眼前这人慢悠悠地折腾着已经拿在手里不知多久的棉花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痒,什么东西在挠似的。让他浑身难受。哦,得。喻文州向他看过来了。金色的阳光倾泻在喻文州的黑发上,明明并不刺眼,却让周泽楷感到喘不过气,只顾得呆站着,望着另一边笑得灿烂的喻文州。

      喻文州平时绝大部分时间确凿是带着笑的,或者说,是习惯带着笑的。那种浅浅的,若有若无的笑,明明在任何人面前都是这样,却让周泽楷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只是这次,喻文州笑得和往常不那么一样。似乎没有了那种朦胧,更真实了。周泽楷觉得,他是真要栽在喻文州手里了。

      “小周?”

        喻文州伸手在呆住的周泽楷眼前晃了晃,两人间的距离骤然短了不少。周泽楷才回过神来。在场上运筹帷幄的人,现在却显得如此单纯。周泽楷不这么敢直视喻文州那双带笑的眸。心中一种莫名的躁动。他错开视线,目光便落到了那棉花糖上。

      “小周想吃?”

        喻文州把糖递到周泽楷面前。哦,上帝。周泽楷是真的压不住心中那股躁动了,起身凭借着身高优势将把他魂都勾走的前辈往墙上按了去。未等喻文州反应过来,周泽楷便用嘴撕下一块喻文州手上尚未解决的棉花糖,朝着喻文州的唇吻了下去。

        “不吃。吃前辈。”

           枪王眯起眼睛露出胜利者的目光。

           “前辈,我的糖,甜的。”

评论(24)
热度(31)

© 授桐以渔不如授桐以喻。 | Powered by LOFTER